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外族民兵輪奸
被外族民兵輪奸
當刀鋒劃過她胸罩之前時,托利亞被嚇得全身僵硬。胸罩掉落下來,并在他興奮的凝視下暴露出她堅挺的雙峰。

  她不能相信這些事會發生在她身上。在不久前她還跟她的女兒-娜塔莎在一起,而卻在教堂的地窖中被襲擊。一隊伊斯蘭回教民兵出乎意料地攻擊這間教堂。

  托利亞一邊在黑暗的地窖中被民兵們猥褻地撫摸,一邊還聽得到尖叫聲以及槍聲。

  他的下部頂著她,而她感到他堅硬的大鳥正向她裙子里挺進。他把刀子頂在她的喉嚨,并把她壓在墻上使她怕得動彈不得。刀鋒劃在她身上,感覺像是冰塊,使她感到連血液都快凝固了。他用手指玩弄她赤裸的胸部,捏著她的乳頭并拍打她堅挺的胴體,向她說明,如果她不合作的話,將會以各種各樣殘酷的手段對付她。

  「如果妳試圖逃跑的話,我會把妳的腹部切開,直切到妳的喉嚨」他警告著,他悶熱而腐臭的氣息吹著她的脖子,「妳有副很好的身材,我喜歡這型的」,他的手指粗暴地在她的胴體上摸索著,并且用他的指甲摳著她的乳頭直到它們堅硬地挺起。「我將會用妳從來都想不到的方式干妳!」托利亞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她的胴體在卑劣的撫摸下畏縮著,而她卻無法阻止。

  「求求你,放過我吧」,她哀求著。

  他對著她吃吃地笑著,然后把他的刀子從她的喉嚨移到她裙子的腰帶上。刀子劃過她的腰帶,裙子馬上圍著她的腳掉落在石子地板上。他向后走幾步,欣賞著他的俘虜——只穿著內褲和便鞋。他解開他的褲子并拉出發出惡臭的陽具。

  「看著它!」他命令著,「你會感覺到它的,因為我將會把它插進你的屄里。」托利亞搖著頭哀求,「求求你不要,讓我回去跟其他人在一起吧。」士兵憤怒地拉起托利亞的頭發,并把她的頭拉到他跳動的陰莖前。「我不是要把妳和他們分開,只是把妳帶到后面來而已。看著我的屌!摸它!快點!」他扭著她的頭發,直到托利亞的眼淚流出來。

  托利亞彎下她的膝蓋,看著這個伊斯蘭人大而未受過割禮的陽具,它勃起得就像是一條充滿水的消防管一樣,堅硬而危險,龜頭的一部分從包皮露出來。在她看得覺得惡心時,他伸手下去前后搓揉巨象般的陰莖,然后把他的包皮全部翻到后面去,興奮地完全露出他跳動、發紅的龜頭,一滴粘液從裂縫滲出來。

  托利亞從未這么近的看過這樣的陽具,并對自己無法停止去看它感到羞恥。她可以聞到從那上面傳來強壯及充滿刺激性力量的味道。大而多毛的陰囊搖搖晃晃地掛在陰莖的下面,它是如此之大,讓她不禁懷疑這是否有可能塞進女人的性器。

  「含著它!」他命令著,「把我的屌和蛋全部含進去,我要感覺到你的嘴唇和舌頭在清理我的屌!」他把她的頭發抓得更緊并把她的臉拉得離他冒汗的身體更近,直到她的嘴唇碰到他龜頭上的泡沫。

  粘液布滿了她的雙唇,她伸出舌頭把它們舔掉,量十分的多。他強迫的把陽具塞入她的嘴里而她感到陰莖的復雜組織在她的舌上滑動。托利亞從未進行過口交而且認為這是惡心的事,她隨時都希望能夠把它吐出來。

  托利亞感到他的龜頭和陰莖在她的舌上前后滑動,流了滿嘴的唾液清洗著他的屌,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惡心,而她也試著放松自己的喉嚨,以免在他的陰莖深入她嘴里時把她弄傷。

  「這就對了!」這個伊斯蘭人呻吟著。「全部含進去,我要把整支都塞進妳喉嚨去!」他向前移動臀部的動作愈來愈大,使他的陰莖更加地深入她的喉嚨,而他的兩顆「球」則在每次他向前時擊打她的下巴。「哦!這種感覺太棒了!妳會成為一個很好的喇叭手,妳的嘴里是這么的濕熱!」當托利亞了解到自己給予他這么多的樂趣時,她對自己是這么容易放棄堅持感到羞恥。她甚至不肯對丈夫做這種虐待狂才會要人做的事。而他仍然是一只手拿著刀子,另一只手則抓著她的頭發。她曾聽說過很多有關于伊斯蘭人的殘虐傳說,使她不敢違背他的要求。

  地窖外仍有槍聲傳進來,而托利亞知道將不會有人能來救她。托利亞這時希望這個兵士犯下一個錯誤,也許他不知道自己是一個英國間諜。她也希望這里發生的一切都是一個惡夢,在自己醒來之后就什么事都沒有。但是現在有條陰莖滿滿地塞在嘴里,這并不是夢,而有把刀子抵著自己也不是一個錯誤。

  然而政治及戰爭并無法解釋為何這個伊斯蘭士兵強迫把她帶離其馀的士兵及俘虜。她被抓來只為了士兵個人的享樂,而附近沒有任何人可以救她。

  當這個伊斯蘭人把她的嘴巴推離他的陽具并把她踢倒在石子地板上時,她胸中的恐懼被推得更高了。他凝視著她的兩腿間,履蓋著她陰部烏黑的陰毛透過白色的內褲清晰可見。他踢開她的兩腿,舔了舔嘴唇并掏出了他的家伙,在他殘酷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奇怪的笑容。

  他蹲在她的兩腿間并將刀子滑進她的內褲及腹部之間。慢慢的,他割斷那層薄薄的尼龍布,使得她的內褲變成碎布條,散落在她腳邊,而這時她完全赤裸的陰部則展現在他虐待狂般的凝視之下。他向前彎身,使自己的嘴吻上她的陰部,當他的熱舌舔在她的兩腿間時,她顫抖了起來。

  他的舌頭分開了她的陰唇,并舔進裂縫直上到她的陰蒂。托利亞整個身體都在他如毒刑拷問般的舌頭攻勢下顫抖,她心中充滿了惡心及厭惡。

  當他貪婪地吸啜著托利亞的陰部時,她把她的手臂保持在頭的上方,而手則撐在地上。她很怕去碰觸這頭污穢的野獸,甚至連推開他也不愿意,只希望他能早點完事結束。

  他的牙齒輕咬并咀嚼著她柔軟的胴體,而手指更深深地插入她的兩腿間,她感到他的手指頭正在分開她的兩片屁股,而且向她被牢牢抓住的肛門進軍,她用力縮緊她的括約肌以抵抗他骯臟的手指頭。一只手指頭在她肛門附近愛撫著。她祈禱著他不要插入屁眼,但是當他真的強行把一只手指插入時,她完全無法阻止他。她開始掙扎并大聲哭叫,但是他完全不停止,她感到他插進屁眼的手指愈插愈深,直到他整只手都放到她的臀部間。

  當他又繼續開始吸舔她的陰部時,也同時以手指進出她的肛門,這十分的痛,她不敢相信肛門被指奸居然是這么的痛,但是她提醒自己并沒有任何選擇,她必須屈從一個骯臟的伊斯蘭人的異常欲求,她的身體像火燒一樣,并且全身都因為極度的痛而顫抖著,她完全無法控制。

  終于,伊斯蘭人停止吸舔她的陰部而且站了起來注視著她,他變態地微笑著并舔了舔嘴唇,「好了,現在該你嚐嚐被屌的滋味了。」恐懼瞬間沖擊著托利亞的身體,「不,求求你不要啊!」她懇求著。「你的老二太大了,我沒辦法承受的,它會把我撕裂的!」她的話只有更加點燃伊斯蘭人的欲火,他將她的雙手握緊,置于她頭的上方,然后降下他的臀部置于她的雙腿間,「我會把它刺進去,所以你一定會嚐到它的滋味的!」他說。

  托利亞掙扎著想把雙手放開,但是他扭曲著她的手臂使她不得不彎曲背部及脖子以免肩膀脫臼,她的胸部被迫擠到他的臉前,然后她感到他堅硬的陽具正在鉆入她的陰部,他黏糊的龜頭置于她的陰唇間后就開始探進她的陰道里,在一次野蠻的插入后,伊斯蘭人成功地將陰莖插進她的陰道深處。托利亞痛得喘息并大聲哭叫拒絕他的進入,但是完全沒有辦法阻止這個變態的虐待狂強暴她。

  她感到自己的陰道被他殘酷的陽具塞滿了,他的前端猛然地插入她的陰道并擴展著她內部的嫩肉直到她覺得自己的陰道快被撐破了,而無論她如何地尖叫,他仍然持續地把他的陽具向她受盡苦刑的身體深處挺進。他向后縮回陽具直到只剩尖端碰著她的陰唇,然后用盡全力向她的陰道進行第二次的插入。托利亞再次發出了慘叫。

  他慢慢地開始磨著他的臀部前進及后退,讓他的陰莖激烈地摩擦她的陰核。

  托利亞試著去忘掉他在她柔軟胴體上施加虐待帶來的痛,但是當他舉起陰莖在她的陰道抽送時,痛苦的感覺卻不斷地增加,受到的虐待遠過過任何以前的經驗,她身體里的每一條神經都在尖叫著求饒。

  托利亞試了所有方法想要減輕他愈插愈快速的肉棒,她覺得又傷心又羞恥,但是他完全不停止,她的陰部在淫邪的抽插下像是著了火一樣。他強暴她抽插的樣子簡直像是在復仇。

  最后,她感到他的陰莖猛烈地射了濃熱的精液進她的身體里,他抽慉著達到頂點,而她用后腳跟踢著他的臀部想要踢開他,一波一波的熱流沖進她體內,像是燃燒的熔巖,這種痛苦簡直是她從來都沒想到過的,最后,她讓他的精液填滿自己,順著他的陰莖流出來,濃濃的精液流下了,流過她的臀部,進了她的屁股縫。

  他不斷地射出精液來,直到他完全射不出來而精疲力竭地趴在托利亞的身上,她才重新地恢復了知覺,開始對他無恥又粗暴的強奸感到罪惡及羞恥。

  那伊斯蘭人靠近她,在她的腹部擦拭他滴著精液的陰莖。「每個人都會干妳的,母狗!」他冷笑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