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女婿的大雞雞
女婿的大雞雞
女兒的老公叫小海。小海的母親在世時有高血壓,三年前腦溢血已經去世了。在女兒的肚子大起來后,照顧女兒的任務就落在了我的頭上。

  女兒預產期的前一個月我搬到了女兒家里住,雖然兩家離著一個多小時車程,但好在是一個城市。

  女兒跟小海的房子是三室兩廳,她們兩口子住一間,一間被她們弄成了嬰兒房,剩下一間我住。

  猛一住在女兒家我感到非常不習慣,但為了照顧我的寶貝女兒,也只能將就了。性吧首發

  女兒大大咧咧,都快生產了平時還是不太注意,整天玩電腦,玩手機,也不怕有輻射,說她也不聽,并且她也有詞:“整天憋在家里,手機再不讓玩,人還不瘋了?”

  對于女兒的不注意,我本來以為也就限于平時偶爾玩玩手機電腦,但我沒想到一天晚上睡覺我居然聽到了女兒隱隱約約的呻吟聲。我當然知道這是什么聲音,只是我沒想到女兒再過幾天都要生產了還敢跟小海瞎折騰,這個小海也是!!我在心里暗暗責備女兒女婿的不是,對此卻又莫可奈何,我一個當丈母娘的總不能去敲他們的門。

  我住的房間跟小海他們的臥室門對門,隔音又不好,想聽不到都難。躺在床上默默聽著女兒“嗯嗯啊啊”的呻吟,我直感覺心跳臉紅。女兒在我眼里一直是個孩子,雖然都結婚要當媽了在我的潛意識里她也是孩子,不過此時聽到女兒婉轉承歡的輕哼慢吟我才意識到女兒也是個女人。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女兒跟小海做愛的聲音,聽著聽著不免有些入迷,居然生出了想要聽得更清楚點的念頭。想起身到門邊仔細聽一下,又立馬打消念頭,在心里罵自己“都幾十歲的人了,居然想著偷聽女兒跟女婿的房?!”

  不過過了片刻后,女兒的呻吟聲自己變得清晰了,是女兒的叫聲變大了,想來是在小海的身下更動情了。

  “不,小雪此時不應該是在小海的身下,肚子都那么大了,怎么還能用男上女下的姿勢,小雪可能是平躺著,小海側躺在小雪身邊,抬起小雪的一條腿插進去;或者兩人都側躺著,小海從后面插入。也或者是別的姿勢……”我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想像著此時兩人在用什么姿勢做愛,反應過來后暗啐自己,這都瞎想的什么。

  我想不去聽兩人做愛的聲音,手卻不自覺得伸到了兩腿間。我正是性欲強的年紀,丈夫說我現在是坐地吸土,靠墻吸磚的年紀,此時聽兩個孩子在屋里折騰,我實在沒辦法控制自己。

  ……

  幾天后,小雪順利生產了,是個兒子,母子平安,當天,能到的親戚朋友都到了。

  外孫子出生后,最忙的是我。我就小雪一個女兒,養孩子對我來說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時隔二十多年后,我再次體驗了一次當媽的感覺,小雪什么都不懂,除了給孩子喂奶,剩下的活都是我來。

  我本來以為幫女兒帶一個月孩子就能功成身退了,但是沒想到這一帶就是半年,小雪是真把我當孩子的親媽了,她自己倒跟沒事人一樣。我在心里感嘆,女兒就是女兒,生了孩子也是孩子。

  不過更可氣的是半年后,小雪在家呆的膩了自已跑去上班了,徹底把孩子交給我一個人了。

  而一件錯誤的事情也在接下來的日子里發生了,過了一段時間后小海出差了,要去半個月。

  本來孩子晚上是跟我睡的,該喂奶時我就抱去小雪的房間讓小雪給喂奶。小海出差后女兒為了不讓我晚上來回跑就讓我在她們臥室住,反正小海不在家,我便跟小雪睡在了一張床上。

  過了大概有十天左右,一天晚上女兒加班太晚,都十一點了,打電話回來說太晚了,不回家了,準備在公司將就一下。

  接過女兒的電話后,我哄睡了孩子,自己也睡下了。不過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聽到開門聲,一會后是浴室里傳出洗澡聲。

  “原來小雪又回來了。”我在心里跟自己說。

  由于整天整晚帶小孩,我最近一段時間的睡眠質量非常不好,難得睡下,便沒管晚歸的小雪,繼續迷迷糊糊的睡。

  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半夢半醒間臥室的門開了,然后小雪鉆進了被窩,緊貼著我躺下,一只手穿過腋下摸我的乳房,一條腿翹在我的腰上,好像我的臀部還被什么東西頂到了。

  “這孩子睡覺還不老實”我僅存的意識在心里告訴自己,然后繼續睡。

  半夢半醒間小雪的手還在我的胸前折騰,并且不時用手指捻我的乳頭,我想喝阻小雪,但實在不想醒來,并且同時也覺得被小雪摸的很舒服,便任由她繼續了。

  摸著摸著,小雪不滿足于隔著衣服摸,便把手鉆進了我的睡衣里直接把乳房握在手里揉搓。摸了一會后又把手往下探,鉆進內褲探到了我的兩腿間,直接用手指在我已經濕滑的兩腿間揉弄。此時我已經在半夢半醒間被小雪挑逗起的欲望湮沒,早沒了要阻止小雪胡來的念頭,并且還下意識的分開腿方便小雪揉我的陰蒂。

  就在我感覺自己庠的不行的時候,小雪開始脫我的衣服,并且很快便把我脫了個精光,然后小雪將我的兩條腿分的大開,自己跪在我的腿間,用一根肉棒一樣的東西研磨我的陰部。

  “不對。”我終于清醒過來,“這不是小雪,這是小海,小海出差回來了,把我當成了小雪。”不過已經晚了,小海已經將他堅硬火熱的肉棒插進了我的桃源洞口,并且一插到底。

  我想出聲阻止小海,但伴隨著小海的深深挺入,從我嘴里發出的聲音卻是一聲暢快的輕吟。我能感覺到小海的肉棒比起老公更硬更大,并且更加火熱。我的身體陶醉于這樣的肉棒。

  小海已經開始在我身上一下一下聳動,肉棒有節奏的在我久旱的洞穴里進出抽插。我心里五味雜陳,想阻止,身體卻又在不自覺的迎合。小海抽插的很有力,將我的身體撞得都隨著輕微晃動。我想呻吟出聲,又趕緊捂自己的嘴巴,只敢用鼻音輕嗯。

  “我這是在干什么?”我在心里問自己,“女兒的老公在我的身體上馳騁抽插,我卻不阻止,并為此迎合。”性吧首發

  “插都插了,阻止了又能怎么樣?”我又在心里說。

  ……

  小海出差十來天,想來也是憋得很了,抽插的動作很粗暴,次次到底,發出啪啪聲,似想把他堅硬的肉棒直插到我的肚子里面去。不過我喜歡小海這樣粗魯的撞擊,老公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插過我了。

  “老婆,十天不見,你好像吃胖了。”突然小海小聲說。

  黑暗中我們看不見對方,直到此時小海還沒感覺出來我不是小雪。對于小海的話我不敢應聲。不過小海卻在繼續說話:

  “老婆,我走了這么多天你想我沒有?”

  ……

  “說啊,老婆,想我沒有?有沒有想老公的肉棒?”小海見我不出聲,更用力的緊插了幾下。

  “是不是怕咱媽聽到?沒事,媽肯定已經睡了。”

  “老婆,你不說我也知道,你肯定非常想我,你的身體已經告訴了我,你今晚的水格外的多,剛才我摸了一下,床單都已經被你弄濕了。不過我喜歡你這么多水,我還是頭一次見你流這么多,這樣干你的感覺真好,肉棒就像插進了緊裹著的溫泉里,又熱又滑,頭一次見你這樣動情。”

  ……

  “老婆,老公干的爽不爽?”小海又問。

  “嗯。”我用鼻音回答。

  “老婆,翻過來,我要從后面干你。”小海將肉棒從我的洞穴里抽出來。

  此時的我已經被小海的肉棒徹底征服,小海突然的抽出令我感到空虛,便趕緊翻身跪在床上將屁股翹起來,擺好姿勢等待小海的再次插入。

  身為丈母娘的我像只母狗一樣跪在床上撅著屁股渴望著女兒丈夫的插入,我為此感到羞恥的同時也感到刺激。并且此時的我已經沒了羞恥心,我意識里的道德觀已經完全被情欲湮沒,現在我只想著讓小海快用他的大雞巴插我,干我,怎么干我都行,現在他要求我做什么我都不會拒絕。

  就在我心里胡思亂想的時候,小海的肉棒再次插進了我的身體里,小海單腿跪在我后面,一邊用力的用肉棒干我,一邊伸手揉我的乳房。而小海的另一只手則扶著我的腰,并且不時揉我的臀。

  “老婆,你的屁股怎么也變大了,并且變軟了,摸起來真舒服。撞起來的感覺也好。”說著小海將摸我胸部的手也收回來,兩只手同時把玩我的臀部,摸了一會兒又用兩只手掐我的腰,似在量我的腰圍。然后,小海停止了抽插,小海終于發現了不對,意識到我不是小雪,而是他丈母娘,畢竟我的身材雖然不算胖,但要比小雪豐腴很多。

  此時小海突然發現我不是小雪,心里一定在忐忑糾結吧?!而我,一早便知道小海是小海,并且已經沒有了初時的糾結心情,又在情欲最旺時,我不滿意此時小海的停頓,扭動屁股,一前一后讓小海的肉棒繼續在我洞穴里進出。

  小海被我的動作喚醒,停頓了一下后似放下了顧忌,開始再次抽插起來。并且抽插了一會兒后顯得更有力,似乎是知道了我是小雪的媽媽后覺得更刺激。

  我在小海這樣狂野的抽插下快要高潮了,我忘情的開口主動說話:“快點,快點,干死我吧,把我干上天吧。”,而小海也真的聽從我的呼喚,抱著我的腰,更用力的撞擊我的屁股。

  “啊……!”我終于發出了不再壓抑的呻吟聲,伴隨著呻吟我無力的將身體俯在床上,身體輕微顫抖,而小海也在我高潮后更用力的抽插幾次后在我體內噴射而出,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小海有力的射精,火熱的精液令我又是一陣輕抖。

  小海射完精后肉棒并沒有立即軟下來,依然插在我的洞穴里,而他俯在我的背上。性吧首發

  不知道過了多久,高潮后的空虛感終于令我們清醒過來。小海將肉棒從我的洞穴里拔出來,然后他射在我體內的精液慢慢流出洞口。小海忙抽紙給我插。此時我還保持著跪在床上高高翹著屁股的姿勢,清醒后的我感受著小海給我擦拭陰部的動作,不免一陣心跳,臉上發燒。

  我跟小海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打掃戰場,然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