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舅媽真好啊
舅媽真好啊
一進電梯,我就狠狠地把舅媽抱在懷里,然后粗暴地去向她的櫻桃小口親上去。舅媽閉著眼睛拼命扭頭,用手指著頭頂的角落,說「有監控,有監控」。

  我沒有理她,抱得更緊了,然后用力把嘴唇印到她兩片冰涼的嘴唇上,用舌頭輕輕地舔她的嘴唇,她的掙扎變輕了。

  到樓層,電梯開了,舅媽用力推開我,擦了擦嘴巴說「哎呀好惡心,全是口水。」

  一進家門,我一把橫抱起舅媽,用腳用力勾上房門,然后大步走進臥室,作勢欲往床上扔的樣子。舅媽立刻緊緊摟住我脖子,說不許亂來,摔壞了我你要負責任。

  我抱著她就勢倒在床上,把她壓在身下,夸張地喘了幾口氣。

  舅媽作勢要推我,我紋絲不動,說「我得壓住你,防止你跑了。」舅媽用兩只手揪著我的臉蛋,說「我真想跑,還會跑不掉嗎?」我邁開腿跨在她的身上,說,「你跑一個試試看」舅媽假裝用力要掙脫,未果,說「你不要強迫我」我端著她的臉,說「我不會強迫你」然后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對舅媽深情地說了一聲「我喜歡你」,然后對著她的紅唇吻了下去。

  舅媽繃緊的身體一下軟了下去,嘴唇也不抗拒我了,微微張開,我品嘗到那種溫熱香甜、令人沉醉的氣息,滿滿的幸福感。舅媽熱烈地回應我的吻,臉上都是笑意和紅暈。

  我隔著衣服按摩她的乳房,然后毫不遲疑地解開她外套的扣子,舅媽自己脫外套的時候,我一把把她的背心掀起來,她的雪白的肚子和文胸露出來了,一件3/4 罩杯的黑色蕾絲邊文胸。我從文胸上伸手進去,摸她的乳房,感覺到她的乳頭開始發熱,變硬。舅媽伸手向背后,我的手立刻跟上去,摸索著她背后的乳罩搭扣。

  舅媽的臉有點紅了,嬌叱了一句「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壞啊」。

  我沒搭理她,解開她的胸罩,然后從她的身體上揪下來,舅媽的乳房像一對小兔子一樣跳出來,隨著她的呼吸起伏著,乳尖頂上兩只小巧的乳頭顫巍巍地挺立著,我一把握住她的一個乳房,低頭就吸,舅媽發出一聲滿意的呻吟聲,我邊揉邊吃,吃完了一個,又叼住了另一只奶頭,然后撩起她的短裙,向大腿根部撫摸過去。一邊撫摸一邊用手指和指節不停觸碰著她的內褲中央。舅媽的雙腿不自主地打開又合上,嘴里說著「不要,不要。」

  我不客氣地把手從內褲上方伸進去,然后摸到那一片毛茸茸的陰毛,我玩弄著她的陰毛,然后繼續南下,試圖去撫摸她的誘人花瓣。

  舅媽非常堅決地攔住了我的手,一直搖著頭,「不要不要,臟。」我淫邪地笑著,說「不臟不臟,我不嫌棄你」

  舅媽打了我一拳,說「我是說你的手臟,外面吃飯到處亂摸了半天」。我有點愣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舅媽紅著小臉,把我的手往外推,說去去去,自己去洗手。

  我很認真地洗了手,想了想,又擠上牙膏刷了刷牙。

  回來的時候舅媽已經把她自己裹在被子里了,我撩起被子就鉆了進去。我發現舅媽已經把自己的內褲脫掉了,下身只剩下一條半透明的絲襪。舅媽拿起我的手聞了聞,很滿意的樣子,然后說「你手上輕一點,別把我弄疼了」我把我的手掌游走到舅媽的三角區,毛茸茸的陰毛下方,是她妙不可言的花瓣。從外面都感覺到了濕潤和熱氣后面深深的渴望。

  舅媽一只手就把我的短褲拉下去一半,然后用柔軟的小手握住開始輕輕地套弄。這里我還是忍不住對比了一下,小薇高大舅媽嬌小,小薇的手也比舅媽大了不少,但舅媽的手柔軟多了,相比之下小薇的就粗糙不少,平時教練也要求女隊員盡量不用護手霜,小薇曾經為這個郁悶過,我安慰過她說歇一段不打球皮膚會長柔嫩的,鬼知道要不要換一層皮。

  我的雞巴在舅媽的套弄下血脈賁張,高高勃起。舅媽的小穴也被我摸得濕淋淋地,蠕動不已。

  舅媽附在我耳邊說,把手指伸進去一點。我從來沒有試過用手指插過女人的陰道,摸索著找到洞口,雖然陰道口很小很緊,但還是很順滑地把我的手指給吞了進去。我不知道進去該怎么弄,就用手指在里面亂攪亂扣,感覺手指被她熱乎乎黏答答的淫水濕透淹沒了,陰道內壁上似乎有一粒粒的凸起,每次摩擦的時候,舅媽都會不自覺地呻吟,扭動身體,陰道里也會來回擠著夾著我的手指,像是一張小嘴巴在吮吸我的手指。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坐起身來,把我的下體對準了舅媽的陰部。

  舅媽卻用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下體,臉紅撲撲地,直搖頭,一邊說,「不行不行,這個不行」。我疑惑地看著她,舅媽把頭扭到一邊,說「你是我的外甥,我是你的親舅媽,我們倆做什么都可以,不能做這個。」我訕訕地找不到什么說辭來應對她,舅媽瞥了我一眼,把腿合起來側躺著,說「你要是憋得難受,我還是幫你用手弄出來吧。」

  我的內心是非常崩潰的,心想你花樣百出地挑逗了我半天,到最后就這么算了,這是開什么玩笑呢。當時我確實就想賭氣不弄了,但又舍不得舅媽這柔美誘惑的肉體,一時進退兩難。

  舅媽卻在那里自言自語地說:「我說過了你不許強迫我的。」納尼?分明我已經很君子地涼在這里好一陣了好吧,你這是說夢話呢吧。

  突然腦子里一道閃電掠過,臥槽,我瞬間明白舅媽的這句看似奇怪的話,這個心機****. 我恨恨地想,然而事情柳暗花明,豁然開朗了。

  我心領神會地把舅媽翻過來,扳正,粗魯地親上了她的嘴唇,她嗯嗯地表示抗議,卻不動窩,我明白了,我坐起身,把她的兩腿用力分開,舅媽稍抵抗了一下就放棄了。

  我把她的腿扳成M 型,毫不客氣地用硬得鐵棍一樣的雞巴頂住了她的陰唇。

  然后用雞巴在她的陰唇上下輕挑慢抹,給龜頭沾了一些她的淫水。

  舅媽嘴里還是輕聲說著不要不要,兩只手卻不去保護她的陰唇,而是輕輕推我的小腹。這個角度以她的力氣,哪里推得動?

  我不管她什么花樣,我只管低著頭,開始把龜頭往她的陰道里擠,也許是角度不合適,覺得塞了一點點就有點頂住了。

  舅媽用手扶著我的陰莖,大睜著眼睛看著我說「等等,我有話要說」。

  我沒有理她,心想不管你真客氣還是假客氣,你是有一句話還是一萬句話要說。我的血液和智商已經全跑到下面的器官上去了,我低著頭,努力按著自己要翹起來的雞巴,尋找她的洞口。

  舅媽輕輕地動了下屁股,然后用手牽著我的雞巴調整了下角度,我感覺我的龜頭前面頂著的部位一下豁然開朗,我感覺這瞬間我全身的洪荒之力,我畢生的洪荒之力,都已經聚集在我的肉棒之上,恍惚間覺得這似乎是我22年來最神圣的時刻,我一桿到底,像刀切豆腐一樣地把自己的整根雞巴,狠狠地捅進了舅媽的陰道之中。

  這一瞬間感官的感受變得突然唄放大,,猛然襲來的柔軟溫熱緊緊地包夾住了我的堅硬和粗大,我甚至能感覺我的蛋蛋打在舅媽會陰和屁股上的撞擊感,感受到我的陰毛和舅媽的陰毛親密地糾纏在一起。舅媽的身體一下子緊繃,脖子挺起又落下,我們倆同時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和呻吟。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超越了之前所有的性交的感覺,這不僅僅是刺激和快感,這才是做愛,才是一種靈魂深處的滿足和顫栗。我不敢相信自己此刻把自己的兇器插進了如花似玉,一向端莊溫柔的舅媽那嬌媚羞恥的陰道里。男人和女人的終極親密和負接觸也不外如此吧。從六年前第一次見到天仙般美麗的舅媽到現在,從連任何猥褻的念頭都不敢有,到后來和她曖昧,被她關愛,被她挑逗,到此刻攻占她最后的陣地,感覺如做夢一般。

  我沒有動,而是誠懇地詢問她「舅媽你要說什么」舅媽紅著臉掐著我的胳膊說,「本來想說讓你輕點的,你就蠻不講理地進來了」舅媽猛地抱著我的頭,在我的嘴唇上不停地親吻「舅媽很久沒有這個了,你要輕輕的」。我沒有搭理她,而是惡狠狠地在她耳邊說「我要干你」,舅媽的臉更紅了,用粉拳捶了我一下,我感覺到我的下體被她輕輕夾了一下。

  我開始慢慢地抽動,開頭幾下還是略有點小心翼翼地,感受下她的位置和方向,然后開始加大力度和速度大力地抽插起來,舅媽瞬間被點燃,陰道里變得更加濕潤,抽插變得更順暢。

  我感覺她的小穴很緊,但柔韌性不錯,每次用力插進去,都感覺被緊緊環抱和揉捏。我發揮我身高臂長的優勢,用兩只手大力揉搓舅媽的乳房,下面聳動著屁股,又快又深地捅著她溫熱濕潤的陰道。舅媽不斷起伏著上身,發出極度誘惑銷魂的呻吟,陰道里配合著我雞巴的進出,嫩肉顫抖著裹緊我的雞巴。

  我覺得我已經變身大力打樁機了,用雞巴在夯舅媽身下那柔美的肉洞,舅媽被我的快速動作給她陰道帶來的巨大刺激和快感籠罩了,她扭動著身體,喘息著,手一會兒握緊我的雙臂,一會兒揪著床單,陰道里的嫩肉更是不顧一切地追逐我的雞巴,顫抖和擠壓的動作頻率越來越快。

  在我的強烈的抽動下,舅媽已經完全不能自已了,她猛的抬起頭,把我拉到在她的懷里,雙臂摟著我的脖子,大睜著眼睛看著我,嘴里發出像是很痛苦的聲音,我感覺到她的身體和陰道都在向一個最高峰去攀進。

  我咬著牙用我的肉棒狠狠地操到她的最里面,電光火石的一瞬間,舅媽的陰道突然緊緊地夾住了我的龜頭,一邊在嘴里發出哭泣般的聲音,一面陰道的最深處一抖一抖地在蠕動,我覺得我的雞巴被一股熱流在沖刷,可憐的小美人舅媽,小逼羞恥地夾著外甥的肉棒,獻出了自己的高潮和陰精。

  感覺到她陰道深處的嫩肉的抖動和陰精的噴射緩了下來后,我馬上把肉棒抽到只留下一個龜頭,然后毫不留情地繼續大力沖到底,舅媽的高潮脈沖又被挑動了,眼睛都變得無神了,最深處的子宮頸像小嘴一樣一張一合地親吻我的龜頭,身體不停地戰栗。

  我端著她的骨盆,用力固定好,然后下體繼續大力地抽插,把她陰道內部嫩肉的收放節奏沖擊得亂七八糟,舅媽的身體像蛇一樣地扭動,兩只手死死抓住床單,身體一挺一挺,嘴巴里喊著「死了死了,我要死了」。

  在我的連續大力抽插下,舅媽的高潮一浪接著一浪,子宮口的嫩肉拼命聳動著像是要咬住我的龜頭,到后來光是顫抖,仿佛再也噴不出更多的淫水來了。

  舅媽的高潮也帶給我無上的快感,但我還沒有射意。但舅媽的這個狀況肯定是不能再插了,我拔出肉棒,帶出一股淫水。舅媽好像從高潮的失神中一下清醒過來,呀了一聲去拿面巾紙,可是來不及了,從她下身流出的液體已經沿著屁股流到床上,打濕了一片。舅媽看到自己這么多水,好像也有點驚訝,臉刷的紅了。

  我記得書上和各種教育片里說女性高潮后下來的比較慢,要多多愛撫,就溫柔地把舅媽抱在懷里,把她的乳房貼在自己胸前,用手輕輕撫摸她的背部和臀部,舅媽像個小女孩蜷縮在我懷里,享受著我的愛撫。

  舅媽用手握住我的堅硬,嬌柔地說「這個強迫人家的壞東西還沒下去啊」我促狹地說「它要不壞,你能那么high嗎?」舅媽輕輕地打了我的雞巴一下,說「太壞了,在里面攪得我天翻地覆,害得我全交給你了」。我用力揉捏著舅媽的豐滿的屁股,說「我還沒好呢,我還想鉆肉動」舅媽扭動了一下身體說「我的下面都被你插壞了,不給你鉆了」,吃吃地笑著說,「我用手把它弄出來吧。」我當然不樂意了,食髓知味,插入陰道嫩肉的滋味妙不可言,豈是用手擼能替代的了的。我轉換陣地,用手輕輕愛撫她的陰唇。

  舅媽用手推我的手,「不要了,剛才太刺激了,現在弄得太濕了。」我想了想,說「我要吃你的」舅媽大驚失色,說「不行不行,下面已經一塌糊涂了,不要再動它了」。

  這時我已經坦然無懼了,我知道舅媽其實喜歡我強迫她一點。我不由分說地把她放平,然后鉆到她身下,舅媽用手擋著下體,用大腿夾著我的頭,很虛弱地說,「不要了不要了,剛才你把我弄得泄身了,下面臟」 .我不客氣地推開了她的手,把臉蹭到了她的下體前。

  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觀察舅媽的陰部。在我的眼里,舅媽的陰毛長得恰到好處地漂亮,除了陰阜上毛茸茸的一片,還有一些延展到陰唇上半部分,但下半部分到會陰以下就是干干凈凈的了。舅媽的陰蒂充血挺出,像一粒小肉芽,下方小陰唇微微張開著,不像前面用手指的時候那般閉合緊密。大小陰唇還是漂亮的粉紅色,只有輕微淡淡的發暗。一股騷哄哄熱乎乎的味道,但這氣味特別刺激我的性欲,我感覺到我的肉棒硬得幾乎不能忍受。

  不顧舅媽凄厲的反對,我用嘴巴吸住了她的陰蒂,并用舌頭輕輕地畫圈舔弄著,舅媽被刺激得陰道和陰唇不停地收縮放松,嘴里發出大聲的呻吟。舅媽強忍著刺激,用手撫摸我的頭說「小壞蛋你饒了我,我是真的沒力氣了。你再弄下去,我要支持不住昏倒在這里了」

  我放過她的陰蒂,開始用舌頭舔她的陰唇,還用牙齒輕輕地咬咬她的小陰唇的唇瓣,我感覺到她陰道的嫩肉開始不受她控制的收縮,一種半透明的液體開始像陰道口涌過來,我伸進舌頭去舔一口常了下,沒什么特別的味道,就是有點騷騷的,澀澀的。舅媽確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幾乎要掐住我的頭發。

  我決定趁舅媽的體力還沒完全耗盡之前抓緊做完,我抱著她尋找她的嘴唇接吻,她拼命閃躲,還是被我給抓住了,撬開了嘴唇,把我嘴巴里舔到的液體送給她的舌頭。她用手推開我的臉,紅著臉說,「你好討厭」。我淫笑著對她說,「你自己流的水自己都嫌棄嗎?」舅媽哼了一聲,說你把它吃在嘴里,就是你自己的了。

  我站起身,把舅媽翻過來,舅媽有輕微的反抗,說你搞什么花樣啊,我不來了,太累了。我沒接她的茬,把她翻成臉朝下,然后趴在她身上,這回不需要她引路,熟門熟路地插進了她濕潤熱乎的小逼里。舅媽也沒有反抗,回頭小聲問了一句「你有套套嗎?」

  這下難倒我了,下午超市和晚上吃飯,兩次出去都沒想過買套套,有點傻眼。

  我開始慢節奏地抽插她的水淋淋的小逼,一邊低下頭問不住呻吟的舅媽,弄在里面可以嗎?舅媽哼了一聲,你看著辦,了不起再被你下個種,再懷一個寶寶,給你生個兒子唄。

  這個威脅有點嚇人,我腦子有點亂,撓了撓頭,一邊繼續抽插一邊想該怎么辦。舅媽在我身下哼哼唧唧很享受的樣子,好像完全不關心是不是會搞出事情來。

  我把動作停下來,強迫自己在產生射精念頭之前,不要造次。舅媽發現我停了,側過頭像是自言自語說,要說呢現在戴套也晚了,前面那一場搞不好已經有小蝌蚪跑出來游進去了,一邊晃了晃屁股,像是讓我繼續動作。我還是不太敢動,舅媽恨恨地說,你真笨,明天我吃藥不就行了?

  我大喜過望,像是蒙受了什么大赦一般,我矯健地站起身,抱著舅媽的腰讓她跪起來,把屁股翹起對著我,舅媽大概覺得這個姿勢很羞恥,反抗著不肯,但耐不過我的力氣,只好狗爬式地趴在床上。我提槍上馬,對準她濕淋淋的小逼,一捅到底。

  舅媽大叫了一聲,我有點緊張,趕緊停下動作問怎么啦。舅媽羞澀地說,沒怎么,就是覺得這樣特別特別深,頂到最里面了。

  我心領神會,開始快節奏的抽插,說實話這個動作對我的向上翹的肉棒角度和她的陰道位置特別順特別契合,每次插入抽出都近乎最大幅度和力度的,舅媽把頭埋在枕頭里,嘴巴里都是無意識的呻吟和嬌哼。這個動作特別方便用力,我像一個推著車的老漢,大開大合地操著舅媽那柔嫩的小逼,感受她陰唇的包夾,陰道的握持和子宮頸口嫩肉的吮吸揉弄。

  舅媽的呻吟聲越來越強烈,已經類似哭聲了。我的雞巴傳來的陣陣快感也爽得我一陣一陣地眼冒金星。我用手使勁像和面一樣地揉捏舅媽的肉肉的臀部,其實舅媽的美臀是脂肪居多,翹翹的,軟軟的,像是奶油般順滑和細膩,捏在手里感覺好得一塌糊涂。陰道里不斷涌出的淫水打濕了她自己的陰毛,一部分幾乎要順著大腿根流下來了。

  就在我的快感如火箭般直線上升的時候,舅媽已經顫抖著來了今天第三還是第四次高潮,她的陰道又開始痙攣和顫抖著夾緊我的雞巴,不過這次我的雞巴可以使勁的角度和空間非常好,我像一頭蠻牛一樣地把自己像燒紅鐵棍一般的硬雞巴往舅媽最柔軟的中心戳去,舅媽的陰道最里面的嫩肉婉轉相就,像一張小嘴在舔弄吮吸,濕淋淋的陰精也從內部不斷涌出,浸泡著我的龜頭。

  舅媽一邊抖動著自己的白花花的肉體,一邊帶著哭腔說,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我全部都要泄出來,全部都給你了。

  我覺得我的精關已經守不住了,我迅速把舅媽反過來變成臉對臉的姿勢,然后把雞巴狠狠地插進她濕得一塌糊涂的陰道。舅媽摟著我的脖子,帶著哭腔,說「射進來,我的親寶貝,把你的精子圈射進來給我。」已經過了一個高潮的浪,正追逐最后一個,也是更大高潮的舅媽,是一個女人最美麗最嬌柔最嫵媚最銷魂的時刻,我聽著她的淫叫,看著她的臉龐,感受著她身體對我的雞巴的渴望,寵愛和奉獻,感覺到所有精子都已經蓄勢待發,雞巴變得堅硬無比,仿佛又在脹大,舅媽感受到了,「求求你快一點,再快一點,我要和你一起高潮」。

  她已經等不及要高潮了,為了讓我同步射精給她,她不顧一切地說著各種淫聲浪語:「寶貝寶貝,我要你的雞雞,要你射給我」我喘著氣問她,「射什么,射那里」舅媽紅著臉脫口而出,「把你的精子全射到我的逼里,我的小逼已經等不及了」我故意說「不夠不夠」。

  她被這最后的快感折磨得咬牙切齒,不顧一切地喊「我的子宮要你的精子,快點給我下種,搞大我的肚子」聽到這些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拼命把雞巴頂到舅媽嫩逼的最深處,龜頭一麻,濃濃的精液像機關槍的子彈一樣沖出我的龜頭,噴射到她的子宮里。

  舅媽的渾身一下緊繃顫栗著,嘴里發出低沉而痛苦的悶哼,感受著巨大的快感和高潮,超過了之前所有的高潮的強度,在她所能享受的最high的高度,她的包括陰道肌肉在內的渾身肌肉,都被甜美的高潮所席卷,在陰道深處不停地吐出陰精并親吻我發射精子的龜頭的同時,她的小便也近乎失禁了,一股騷熱的尿水沖打在我的陰部和她自己的大腿根。

  我和我的舅媽,在男女之間的極度高潮快感中,勝利會師了,我的精子和她的卵子,也許也在某個洋溢著幸福的角落,緊緊地結合在了一起。

  在高潮的最后關頭,舅媽緊緊地和我接吻,并且粗暴地咬我的嘴唇,那種感覺到咸咸味道的快感,把我的射精的爽上天的感覺推到了極致。

  極度高潮快感后的我們,瞬間是極度的疲憊,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我的雞雞繼續留在她的陰道里,兩個人相擁在一起,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完】